• Nature,1月30日,中国冠状病毒:已经发表了几篇论文?
  • Science,1月31日,挖掘冠状病毒基因组以寻找爆发起源线索
  • 1月26日_2019-nCoV的传播动态
  • NEJM,1月31日, 美国首例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病例
  • 1月26日_2019-nCov受体ACE2的单细胞RNA表达谱
  • 1月26日_从SARS-CoV到武汉2019-nCoV暴发:早期流行的相似性与未来趋势的预测
  • 1月24日_中国武汉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人的临床特征
  • 1
  • 2
  • 3
  • 4
  • 5
  • 6
  • 7

3月30日_COVID-19并发高血压患者利用ACEI/ARB进行降压治疗的策略

1.时间:2020年3月30日 2.机构或团队:河北省人民医院、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3.事件概要: 河北省人民医院和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的科研人员在Hypertension Research上发表文章“Antihypertensive treatment with ACEI/ARB of patients with COVID-19 complicated by hypertension”,分析了ACEI/ARB对COVID-19并发高血压患者的降压治疗应采取的措施。 文章提到,目前COVID-19的发病机理尚未阐明,一项初步研究推测它可能通过II型肺泡细胞表面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进入人体。对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的分析表明,高血压患者占所有患者的20–30%,重症监护病房中高达58.3%的高血压患者,并且由COVID-19导致的死亡占60.9%。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RAS)在高血压的发生和发展中起重要作用,ACE抑制剂(ACEIs)和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ARBs)是当前指南推荐的主要降压药。 文章首先分析了ACE2与COVID-19之间的关系,提到ACE2可能是COVID-19的细胞受体,但是否是唯一的细胞受体仍有待进一步研究。作者介绍了ACE2和ACE的生物学特性,在RAS中,肾素将血管紧张素水解为血管紧张素I(Ang I),随后被ACE转化为Ang II,Ang II与血管平滑肌细胞膜上的血管紧张素受体1(AT1R)结合,从而产生多种作用包括血管收缩和血管重塑。ACE2可以将Ang I水解为非活性Ang1-9,并将Ang II水解为Ang1-7。Ang1–7可能对Mas受体起作用,在心血管保护中发挥作用,包括血管舒张,抗增殖和抗氧化应激。因此,这表明,在体内,ACE-Ang II-AT1R轴和ACE2-Ang1-7-MAS轴可作为维持体内稳态的平衡和平衡。ACE2在II型肺泡(AT2)细胞中的高表达可以解释COVID-19感染后观察到的严重肺泡损伤现象,并为将来制定新的冠状病毒性肺炎治疗策略提供参考。 随后文章分析了RAS抑制剂对ACE2的影响,目前,已知RAS抑制剂对ACE2的作用主要归因于心脏,肾脏和血浆中ACE2的表达,并且尚不完全了解RAS抑制剂是否可以影响气道上皮细胞中ACE2的表达。另外,高血压患者中ACE2的表达可能低于血压正常者。迄今为止,尚无证据表明使用RAS抑制剂可使患者更容易感染该病毒。但是,另一项研究表明,ACEI或ARB处理可能下调ACE2的表达,但对其活性没有明显影响。作者分析了ACE2基因表达与酶活性之间的相关性,认为血管紧张素可能参与了一个更复杂的信号传导机制,ACEI/血管紧张素II受体拮抗剂(ARB)可以通过它调节ACE2的基因表达和活性。在ACE2表达水平与病毒感染的严重程度的关系方面,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不是从ACE2高表达的患者中分离出SARS-CoV,这表明病毒感染过程可能还需要其他受体或辅因子,此外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阐明高血压药物是否会改变人肺组织中ACE2的基因表达和活性,从而影响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疾病预后。 最后文章得出结论,尽管尚无关于COVID-19与RAS抑制剂相关联的结论,但RAS抑制剂可影响组织中ACE2 mRNA的表达和ACE2的活性。从理论上讲,ACE2可能会促进COVID-19的增殖并增强其感染能力。因此,迫切需要进行大规模的临床研究,以探索高血压患者的COVID-19敏感性和用RAS抑制剂治疗的相应治疗策略。 4.附件: 原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40-020-0433-1

2020-04-01  (点击量:12)

3月27日_恢复期血浆和超免疫球蛋白H-Ig结合使用治疗COVID-19的可能性与挑战

1.时间:2020年3月27日 2.机构或团队:美国埃默里大学医学院 3.事件概要: JAMA于3月27日在线出版了美国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的评论文章“Convalescent Plasma to Treat COVID-19:Possibilities and Challenges”,提出将恢复期血浆和H-Ig以互补的方式结合起来以治疗目前COVID-19大流行患者可能需要的步骤和注意事项。 文章首先回顾了Shen等人[1]报告的恢复期血浆治疗5例COVID-19重症患者的案例。文章称该案例令人信服且经过了充分研究,但这项调查仍存在重要局限性。尽管存在这些局限性,该案例研究确实提供了一些证据来支持在涉及COVID-19和严重疾病的患者进行更严格的研究中评估这种著名疗法的可能性。 文章指出,恢复期血浆疗法不是新事物,曾被用于SARS、2009年甲型(H1N1)、埃博拉等出血热和其他病毒感染。尽管被动抗体疗法具有潜在的实用性,但几乎没有协调的努力将其用作针对新出现和大流行性传染病威胁的初始疗法,缺乏大型试验无疑会加剧对采用这种治疗方法的犹豫。并且,最有效的制剂(恢复期血浆或超免疫球蛋白H-Ig)也是未知的。 文章称,迅速增加的COVID-19病例为针对该病毒的被动抗体疗法功效的临床研究提供了机会。如果严格的调查结果(例如大规模的随机临床试验)显示出疗效,则使用这种疗法也可以帮助改变这种大流行的进程。文章指出,关于如何调整规模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一种方法是将恢复期血浆和H-Ig的使用以互补的方式结合起来,以治疗目前COVID-19大流行和随后的传染病中的感染患者,可能需要以下步骤和注意事项。 首先,血液中心可以开始从恢复期的供体中收集血浆,医护人员可以鼓励感染COVID-19的患者出院后捐赠。其次,在患者对COVID-19产生体液反应之前,预计该方法对患者最有效。检测COVID-19中和抗体的血清学检测将有助于确定最佳治疗候选物。第三,尽管具有潜在的快速可用性,恢复性血浆的使用将受到限制,因为通常在医院环境中进行输血并且可能需要大量输注。此外,血浆输血还与不良反应相关,从轻度发烧和过敏反应到威胁生命的支气管痉挛,输血相关的急性肺损伤和心肺疾病患者的血液循环超负荷,必须仔细追踪。第四,COVID-19感染和与临床功效相关的因素的动态建模可用于告知恢复期血浆(和供体)在血液中心和来源血浆行业之间的分布,以便后者可以制造浓缩的COVID-19 H-Ig。第五,在几个月内,临床医生可能会在流动场所和直通诊所以及医院中开始使用少量H-Ig制剂。原则上,每剂剂量可提供具有精确确定的针对COVID-19的特异性,亲和力和效价的抗体制剂,并且在逻辑上比全世界范围内分发血浆更简单。与恢复期血浆一样,识别预测COVID-19 H-Ig反应的因子以及追踪不良反应也至关重要。 文章称,尽管被动抗体疗法面临挑战,但这可能是保护高危人群的一种方法,并且可以与开发疫苗和抗病毒药物的努力相辅相成。但是,正如执行快速实施COVID-19检测至关重要一样,加速被动抗体疗法这一工作也很重要。 4.附件: 原文链接: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63982?resultClick=1

2020-03-29  (点击量:50)

3月30日_芝加哥大学等估计COVID-19传播率具有高度季节性

1.时间:2020年3月30日 2.机构或团队:芝加哥大学、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 3.事件概要: 芝加哥大学经济与能源政策研究所和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环境科学与管理学院的科研人员在medRxiv预印本平台发表题为“Causal empirical estimates suggest COVID-19 transmission rates are highly seasonal”的文章。 文章指出,如果COVID-19表现出季节性,那么未来几个月气温的变化将改变全球的传播方式。但是,这样的预测需要对全球范围内COVID-19与温度之间的关系进行估计,并将温度的作用与诸如公共卫生能力之类的混杂因素隔离开来。 该文章使用2020年1月22日至2020年3月15日来自134个国家的166686例新增确诊的COVID-19病例,对COVID-19传播与当地温度之间的关系进行了首次可信的因果估计。研究发现,当地温度每升高1°C,传播率就会降低13%[-21%,-4%;95%CI];相比之下,没有发现特定的湿度或降水会影响传播。文章的统计方法将气候变化对COVID-19传播的影响与其他可能相关的因素分开,例如各国之间在公共卫生应对方面的差异以及不同人口密度。使用预期季节性温度的结构,研究人员预测2020年3月至2020年7月之间温度的变化,将导致北半球国家的COVID-19传播率平均下降43%,南半球国家的平均上升71%。但是,随着北方冬季的来临,这些模式发生了逆转,预计2021年1月的季节性温度使北方国家的COVID-19平均传播率相对于2020年3月增加59%,使南方国家的传播率减少2%。这些发现表明,南半球国家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出现更大的传播。此外,北半球国家面临着一个关键的机会窗口:在即将到来的温暖月份的帮助下,如果控制传染的政策干预可以大大减少COVID-19病例,那么明年冬天就有可能避免COVID-19的第二波暴发。 *注,本文为预印本论文手稿,是未经同行评审的初步报告,其观点仅供科研同行交流,并不是结论性内容,请使用者谨慎使用。 4.附件: 原文链接: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3.26.20044420v1

2020-04-01  (点击量:25)

4月1日_德国研究团队对9名COVID-19住院患者进行病毒学评估

1.时间:2020年4月1日 2.机构或团队:德国柏林沙里泰大学医院、联邦国防军微生物研究所、慕尼黑施瓦贝医院 3.事件概要: 4月1日,Nature期刊发表了题为“Virological assessment of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VID-2019”的文章。 在中国最初出现的COVID-19病例中,危重症占13.8%,重症占6.1%。这种严重的表征与主要在肺中表达的病毒受体使用相对应。通过引起严重症状的早期发作,这种相同的受体倾向性被认为与2003年SARS致病性相似,但也有助于控制。然而,有报道说COVID-19病例有轻微的上呼吸道症状,提示有可能在症状前或症状少的情况下传播。因此,现在迫切需要有关人体特定部位病毒复制、免疫和传染性的信息。 本文对9例患者进行了详细的病毒学分析,为病毒在上呼吸道组织中的主动复制提供了证据。在症状出现的第一周,咽部病毒的脱落率非常高(峰值为7.11×108 RNA/咽拭子,第4天)。尽管病毒RNA浓度很高,但感染性病毒很容易从咽喉和肺部样本中分离出来,而不是从粪便样本中分离出来,血液和尿液从未产生病毒。喉部样本中的病毒复制RNA中间产物证实了喉部的病毒活性复制。在同一病人的喉咙和肺样本中一致检测到了序列不同的病毒群,证明是独立复制的。从痰中排出的病毒RNA量超过症状结束时期。50%的患者在7天后(总共14天)出现血清转化,但随后病毒载量并未迅速下降。COVID-19可表现为轻度上呼吸道疾病。文章中揭示的病毒在上呼吸道的主动复制研究结果,为COVID-19的抑制提供了参考和指导。 注:此处文章虽是已被接受出版,但是未经编辑的手稿。在以最终形式出版之前,文章将经过编辑、排版和校对。 4.附件: 原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196-x

2020-04-02  (点击量:8)

3月30日_西雅图地区COVID-19重症患者的系列病例研究

1.时间:2020年3月30日 2.机构或团队:华盛顿大学、弗吉尼亚梅森医疗中心、西雅图瑞典医学中心 3.事件概要: 华盛顿大学、弗吉尼亚梅森医疗中心和西雅图瑞典医学中心的科研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题为“Covid-19 in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in the Seattle Region—Case Series”的文章。 研究方法:研究对象为来自西雅图地区9家医院ICU的24名SARS-CoV-2确诊患者。通过查阅病历获得临床数据(截至2020年3月23日),每位患者至少接受了14天的随访。 研究结果:患者的平均(±SD)年龄为64±18岁,其中63%为男性,在入院前7±4天开始出现症状。最常见的症状是咳嗽和呼吸急促。50%的患者入院时发烧,58%的患者患有糖尿病。所有患者均因低氧性呼吸衰竭入院。75%(18例)需要机械通气。大多数患者(17例)也患有低血压,需要升压药。没有患者对甲型流感、乙型流感或其他呼吸道病毒测试呈阳性。半数患者(12例)在ICU第1天至第18天之间死亡,其中4例患者入院时曾接受过不复苏指令。在12例幸存的患者中,有5例出院回家,4例离开ICU但仍留在医院,还有3例继续在ICU接受机械通气。 研究结论:在西雅图地区COVID-19暴发后的前3周,入住ICU最常见的原因是低氧性呼吸衰竭、低血压,或两者兼而有之,这些危重病人的死亡率很高。 4.附件: 原文链接: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4500?query=featured_home

2020-04-01  (点击量:20)

版权所有@2017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制作维护: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信息系统部地址: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邮政编号:10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