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dicalxpress,11月18日,Simple, synthetic structure that mimics surface of SARS-CoV-2 mounts robust immune response in mice
  • Medicalxpress,11月15日,COVID patients on SSRI antidepressants are less likely to die, study finds
  • Global Biodefense,11月8日,White-Tailed Deer Found to Be Huge Reservoir of SARS-CoV-2 Infection
  • Medicalxpress,10月22日,Patients with severe COVID-19 could benefit from higher doses of corticosteroids
  • Medicalxpress,10月25日,Infection with COVID carries much higher risk of developing neurological complications than vaccine, says new study
  • Medicalxpress,10月18日,High effectiveness of mix-and-match COVID-19 vaccines
  • Medicalxpress,10月15日,Eight months later: Researchers compare immune responses elicited by three COVID-19 vaccines
  • 1
  • 2
  • 3
  • 4
  • 5
  • 6
  • 7

10月22日_补充微量营养素和维生素对COVID-19肥胖患者的重要性

Businesswire网站10月22日消息称,生物技术和制药公司Reven Holdings宣布其首席医学官兼首席科学Fatih Uckun博士在期刊Frontiers in Nutrition上介绍了补充营养素对肥胖的COVID-19高危患者的潜在临床影响。 目前似乎没有针对COVID-19的有效疗法,降低症状严重程度的支持性护理干预措施以及参与研究性治疗的临床试验是当前COVID-19研究的主要内容。已经证明COVID-19肥胖患者治疗失败的比例和发生COVID-19并发症的风险比普通患者高。 文章指出,微量营养素和维生素可以增强宿主抵抗病毒感染(包括COVID-19)的免疫力。肥胖是代谢性疾病和病毒感染的临床重要危险因素,食用加工过的劣质食品通常会导致营养不足。Uckun博士表示,这种营养不足可能会增加COVID-19的严重性,并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此次研究解释了维生素和微量营养素在COVID-19的病理生理以及生存结果中的作用,还讨论了补充维生素和微量营养素作为辅助支持COVID-19(特别是在肥胖患者中)的潜在作用。 Reven首席战略官Michael Volk表示,这个新研究强调了Reven致力于发展消炎和抗氧化的治疗平台,以满足COVID-19治疗中未满足的需求。Rejuveinix(RJX)是已知生理相容性化合物的静脉内(IV)制剂,目前正在开发用于治疗脓毒症患者(包括患有病毒性败血症和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COVID-19患者)的方法。最近已完成一项双盲的、安慰剂对照的研究RJX的临床耐受性的试验。 原文链接: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201022006073/en

2020-11-16  (点击量:9853)

4月1日_新冠基因组流行病学分析揭示疾病的传播与变异的出现和等位基因变异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4月1日在期刊Scientific Reports上在线发表了题为“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ic epidemiology reveals disease transmission coupled to variant emergence and allelic variation”的文章。 文章称,传染数(R)是估计疫情期间病原体传播情况的一个指标。全基因组序列(WGS)分析发现病毒基因组存在突变。然而,以前的比较未能显示病毒基因组多样性、疾病传播和疫情严重程度之间的直接关系。研究人员模拟了不同国家的COVID-19发病率曲线。WGS用于确定人群中的基因组变异,并作为创建病原体基因组特征(GENI)分数的基础,该分数与疫情曲线在四个不同阶段合并。传播时间的推断基于每月2个突变的突变率。R估计值揭示了受检国家的疫情进展、内部传播和可变感染动态的差异。研究人员观察到,除中国以外,其他国家的R估计值正准备进入快速传播和指数阶段。人口密度和当地温度与疫情进展没有明确的关系。将发病率数据与GENI评分整合后,发现基因组变异增加可导致新的变异,病例数量也将增加。整合疫情曲线、动态R和SNP变异发现,病例增加与传播基因组进化之间存在直接联系。通过将疫情曲线定义为四个阶段,并将各国的瞬时R与GENI评分结合起来,研究人员直接将单个疫情的变化与基于病毒基因组的变化通过SNPs联系起来。这使得研究人员有能力预测病例的潜在增加以及可能逃避PCR筛查的突变。通过使用瞬时R估计和WGS,疫情动态被定义为与病毒突变相关,这表明WGS作为一种监测工具,是预测每次疫情变化以提供可采取行动的决策信息所需要的工具。将流行病学与基因组测序和建模相结合,可以近乎实时地进行基于证据的疾病暴发跟踪,并提供预测性见解。 原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21-86265-4

2021-04-16  (点击量:355)

11月16日_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COVID-19住院患者的结果与非免疫抑制患者相似

ScienceDaily网站11月16日消息称,研究人员分析了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期间222575名COVID-19成年住院患者的电子健康记录,其中有16494名(7%)患者在住院前曾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研究人员将这些药物分为了17类,并发现没有服用免疫药物与使用呼吸机的风险明显增加有关。使用呼吸机是COVID-19严重疾病的标志。该研究已发表在期刊《柳叶刀·风湿病学》上。 那些因器官移植、自身免疫性疾病、癌症和其他疾病而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人由于免疫系统被削弱,具有患COVID-19严重疾病的风险。COVID-19严重疾病对肺部和其他器官的一些损害较少来自直接的病毒损害,更多来自免疫过度激活。2020年夏天,医生开始用地塞米松等免疫抑制药物治疗COVID-19重症患者。研究发现,总体而言,与没有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COVID-19住院患者相比,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COVID-19住院患者的死亡风险并没有显著增加。此次研究共考察了303种药物,研究人员发现服用利妥昔单抗(一种针对B细胞的单克隆抗体制剂)的COVID-19住院患者的死亡风险大大增加。利妥昔单抗用于治疗严重的疾病,如癌症或对其他治疗没有反应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此次研究分析了153名服用利妥昔单抗的癌症患者和100名服用利妥昔单抗的风湿病患者。在考虑了性别、年龄、医疗条件和其他因素后,与研究中医疗条件相似的人相比,服用利妥昔单抗的癌症患者的死亡风险高出一倍多,风湿病患者的死亡风险也高出近四分之三。研究人员建议可使用利妥昔单抗的替代疗法。研究人员还发现,免疫抑制剂JAK抑制剂可将与COVID-19相关的院内死亡风险降低58%,JAK抑制剂baricitinib最近已被用于治疗COVID-19重度患者,该药物可用于治疗关节炎、炎症性肠病和其他炎症。

2021-11-27  (点击量:0)

11月16日_接种疫苗六个月后针对COVID-19的免疫细胞数量保持较高水平

Medicalxpress网站11月16日消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COVID-19疫苗接种者产生的CD4+T淋巴细胞,在接种六个月后仍然存在,接种后两周,其水平略有下降,但仍明显高于未接种疫苗的人。研究人员还发现,T细胞能够识别并抵御Delta变体。该研究发表在期刊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上。 研究人员从15名研究参与者(10名男性和5名女性)身上采集了三次血液,分别是:接种前、第二次疫苗接种后7至14天,以及接种后6个月。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41岁,均未感染SARS-CoV-2。 CD4+T淋巴细胞被称为辅助T细胞,在CD4+T细胞的激活下,未成熟的B细胞要么成为产生抗体的浆细胞,标记感染细胞使之从体内排出;要么成为记忆细胞,以便对未来的感染做出更快的反应。因此,CD4+T细胞反应可以用来衡量免疫系统对疫苗的反应强度和体内体液免疫的水平。研究人员发现,在接种疫苗之前,参与者体内的辅助T细胞数量极低,每百万个外周血单核细胞(PBMC)中的T细胞数为2.7个(中位数)斑点形成单位(SFUs)。在接种疫苗后7至14天,T细胞比例上升到每百万个PBMC中237个SFUs(中位数)。在接种疫苗六个月后,这一水平略有下降,中位数为每百万个PBMC中122个SFUs,但T细胞比例仍明显高于接种前。研究人员还在接种疫苗六个月后观察了CD4+T细胞识别病毒刺突蛋白的能力,结果发现,识别Delta刺突蛋白的T细胞数量与可识别原始病毒株刺突蛋白的T细胞数量没有显著差异。 这项研究的参与者数量较少,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疫苗加强剂是否增加了SARS-CoV-2特异性T细胞在血液中循环的比例。

2021-11-27  (点击量:0)

11月16日_科学家发现SARS-CoV-2与人肺细胞之间新的交流途径

Medicalxpress网站11月16日消息称,克里夫兰州立大学(CSU)的新研究可能导致对COVID-19和类似病毒的抗病毒治疗和疫苗的改进,这有利于研究人员进一步了解SARS-CoV-2与宿主之间的关系。该研究发表在期刊《病毒学杂志》(Journal of Virology)上。 该研究小组由CSU生物地质与环境科学系和健康与疾病基因调控中心的分子遗传学教授Barsanjit Mazumder博士领导,包括CSU的同事Abhijit Basu博士、Anton A.Komar博士等。该团队还包括凯斯西储大学(CWRU)化学系的Srinivasa Penumutchu博士和Blanton S.Tolbert博士,以及CWRU医学院分子生物学和微生物学系教授Jonathan Karn博士,以及Kien Nguyen博士、Uri Mbonye博士等。 研究人员现了SARS-CoV-2和人类肺部细胞之间的一种新的交流途径,SARS-CoV-2可利用自身RNA序列中的一个特定信号与人类肺部细胞产生的信号进行交流。这可能对开发下一代mRNA疫苗和针对SARS-CoV-2的靶向治疗策略至关重要。 此外,研究人员发现病毒刺突蛋白(S)与肺细胞表面的特定受体的交流可使细胞内病毒遗传信息的表达发生变化,这可能对“病毒适配性”,或“病毒在特定环境中产生感染性后代的能力”非常重要。 克里夫兰州立大学科学和健康专业学院院长Meredith Bond博士表示,这项工作将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并可能改变SARS-CoV-2和COVID-19大流行病的研究轨迹。

2021-11-27  (点击量:0)

11月12日_SARS-CoV-2的α和β变体在K18-hACE2转基因小鼠中诱发的致病模式与早期毒株不同

Nature Communications于11月12日发表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和Vaxcyte公司等机构的文章“SARS-CoV-2 B.1.1.7(alpha)and B.1.351(beta)variants induce pathogenic patterns in K18-hACE2 transgenic mice distinct from early strains”,描述了SARS-CoV-2的B.1.1.7(α)和B.1.351(β)变体在K18-hACE2转基因小鼠中诱发的致病模式与早期毒株不同。 文章称,SARS-CoV-2变体B.1.1.7(α)和B.1.351(β)具有更强的传染性和抗体中和抗性。研究人员在K18-hACE2转基因小鼠中发现,SARS-CoV-2变体B.1.1.7和B.1.351的致死性是携带614D的SARS-CoV-2原始病毒株的100倍。与感染了早期SARS-CoV-2毒株(携带614D或614G)的K18-hACE2小鼠相比,感染了B.1.1.7和B.1.351的K18-hACE2小鼠的器官损伤更严重,B.1.1.7和B.1.351感染导致小鼠体内出现明显的组织特异性细胞因子特征,其重要器官中具有显著的D-二聚体沉积,小鼠死亡前的肺缺氧信号较少。之前感染过早期SARS-CoV-2毒株的K18-hACE2小鼠,或肌肉注射过病毒刺突蛋白或受体结合域的K18-hACE2小鼠,对B.1.1.7或B.1.351的致命性再感染具有抵抗力,尽管小鼠产生的抗体对这些广泛关注变体的中和效价低于SARS-CoV-2早期毒株。该研究的结果可以区分由B.1.1.7和B.1.351感染引起的K18-hACE2小鼠与由早期SARS-CoV-2毒株引起的K18-hACE2小鼠的致病模式,并为防治COVID-19的潜在医疗干预措施提供参考。

2021-11-21  (点击量:0)

版权所有@2017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制作维护: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信息系统部地址: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邮政编号:10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