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病毒溯源

病毒溯源共计 40 条信息

      全选  导出

1 3月29日_世卫组织关于COVID-19来源的报告重点关注野生动物的传播 2021-03-30

Biospace网站3月29日消息称,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份报告草案指出,COVID-19极有可能来自野生动物,可能是蝙蝠。该报告主要基于世卫组织国际专家小组在1月中旬至2月中旬对中国武汉的访问。报告列出了四种情况,按可能性排序,可能性最高的是另一种动物从蝙蝠身上感染了病毒,从蝙蝠到人类的直接传播被列为可能,通过“冷链”食品传播被列为可能。另外还包括从实验室泄漏,但报告认为这“极不可能”。 这与大多数研究的结果是一致的。斯克里普斯研究公司(Scripps Research)和全球其他机构的研究人员于2020年3月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分析了SARS-CoV-2的基因组序列,认为该病毒源于自然过程。关于该病毒起源的阴谋论有许多种,有人认为该病毒是人为的,是从武汉的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泄漏的。该报告指出,武汉的三个实验室均具有高质量的生物安全水平(BSL-3或BSL-4)设施,管理良好,并设有员工健康监测计划。在2019年12月之前的几周和几个月内没有报告与COVID-19相关的呼吸道疾病,通过SARS-CoV-2特异性血清学筛查也没有发现工作人员感染COVID-19的血清学证据。 该报告还表明,这项研究仅仅是开始。报告末尾建议调查人员走访养殖场,并与其所有者、亲戚等人员进行面谈,以确定他们是否在武汉发现COVID-19患者以前感染了COVID-19。然后,他们将尝试追踪这些养殖场饲养的动物。 原文链接:https://www.biospace.com/article/who-wild-animals-likely-source-of-covid-19-virus/?keywords=COVID-19 查看详细>>

来源:BioSpace 点击量:90

2 5月8日_南京农业大学等团队通过比较分析SARS-CoV-2与人、宠物、家畜及可能的中间宿主的ACE2和ACE2受体结合蛋白为SARS-CoV-2动物来源提供线索 2020-05-10

信息名称:南京农业大学等团队通过比较分析SARS-CoV-2与人、宠物、家畜及可能的中间宿主的ACE2和ACE2受体结合蛋白为SARS-CoV-2动物来源提供线索 1.时间:2020年5月8日 2.机构或团队:南京农业大学、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德国柏林自由大学 3.事件概要: 5月8日,bioRxiv发表了题为“Comparison of SARS-CoV-2 spike protein binding to human,pet,farm animals,and putative intermediate hosts ACE2 and ACE2 receptors”的文章。 本文中作者利用最近发布的与SARS-CoV-2棘突蛋白受体结合域(RBD)结合的人ACE2的X射线结构,以预测SARS-CoV-2棘突蛋白RBD与不同动物(包括宠物、家畜和SARS-CoV-2可能的中间宿主)ACE2蛋白的结合。通过比较已知受体的ACE2蛋白与不是受体蛋白的相互作用位点的差异,可以确定那些对结合很重要的残基。研究发现,ACE2中与棘突蛋白接触的20个氨基酸中,有7个可以被替换后ACE2仍然可以作为SARS-CoV-2受体发挥作用。这些可变氨基酸主要集中聚集在结合位点的外围,而不变残基的变化则阻止了相应动物中的刺突蛋白结合或感染。一些ACE2蛋白甚至能耐受刺突蛋白界面附近的N-糖基化位点的丢失或获得突变。值得注意的是,猪和狗分别未被或未被有效感染,其结合部位只有少量变化,在呼吸道中的ACE2水平相对较低。通过比较来自蝙蝠和穿山甲中的SARS-CoV-2刺突蛋白的RBD表明,穿山甲病毒只含有一种替代突变,而蝙蝠病毒只有五种。然而,穿山甲的ACE2与人的ACE2相比有七个变化,蝙蝠、浣熊(raccoon)和麝猫(civet)的ACE2中也存在类似数量的替代突变,这表明SARS-CoV-2可能并不是完全适应其任何可能的中间宿主的ACE2。本文相关分析为SARS-COV-2受体的利用和动物来源提供了新的线索。 *注,本文为预印本论文手稿,是未经同行评审的初步报告,其观点仅供科研同行交流,并不是结论性内容,请使用者谨慎使用。 4.附件: 原文链接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5.08.084061v1 查看详细>>

来源:bioRxiv 点击量:6181

3 5月7日_华南农业大学等团队从马来穿山甲中分离到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 2020-05-08

信息名称:华南农业大学等团队从马来穿山甲中分离到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 1.时间:2020年5月7日 2.机构或团队:华南农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广州动物园、广东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 3.事件概要: 5月7日,Nature发表了题为“Isolation of SARS-CoV-2-related coronavirus from Malayan pangolins”的文章。 COVID-19的爆发给全球卫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与SARS-CoV和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具有很高的序列同源性。虽然蝙蝠可能是各种冠状病毒的宿主,但SARS-CoV-2是否有其他宿主仍不明确。 本研究从马来穿山甲中分离到一株冠状病毒,其E、M、N和S基因与SARS-CoV-2的氨基酸同源性分别为100%、98.6%、97.8%和90.7%。特别是,穿山甲冠状病毒S蛋白内的受体结合域与SARS-CoV-2的受体结合域几乎相同,只有一个非关键氨基酸存在差异。另外,比较基因组分析结果表明,SARS-CoV-2可能是穿山甲冠状病毒样病毒与Bat-CoV-RaTG13样病毒重组的结果。在本文分析的25只马来穿山甲中,有17只检测到穿山甲冠状病毒。感染的穿山甲出现临床症状和组织学改变,抗穿山甲冠状病毒的循环抗体与SARS-CoV-2的S蛋白发生反应。从穿山甲中分离出一种与SARS-CoV-2高度相关的冠状病毒,表明了它们作为SARS-CoV-2的中间宿主的可能性。文章认为如果野生动物贸易得不到有效控制,最新发现的这种被贩卖哺乳动物体内的冠状病毒可能会对公众健康构成威胁。 注:本文章是一份未经编辑的手稿,已被接受出版。在以最终形式出版之前,将经过编辑、排版和校对,在编辑过程中或许会出现可能影响内容的错误,特发表法律免责声明。 4.附件: 原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313-x 查看详细>>

来源:Nature 点击量:6099

4 3月31日_SARS-CoV-2 的sarbecovirus谱系的进化起源 2020-04-02

1.时间:2020年3月31日 2.机构或团队: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帕克分校、比利时鲁汶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香港大学、德州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英国格拉斯哥大学 3.事件概要: 3月31日,bioRxiv预印本平台发表了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帕克分校、比利时鲁汶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等机构的研究团队的题为“Evolutionary origins of the SARS-CoV-2 sarbecovirus lineage responsible for the COVID-19 pandemic”的文章。该文章指出,SARS-CoV-2在进化论上存在着悬而未决的问题,包括:(1)该新型病毒与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的关系;(2)蝙蝠作为储存宿主物种的作用;(3)其他哺乳动物在事件中的潜在作用;(4)重组在病毒出现中的作用。 该研究发现,SARS-CoV和SARS-CoV-2的出现的病毒亚属sarbecovirus表现出频繁的重组,但SARS-CoV-2谱系本身并不是迄今为止检测到的任何病毒的重组体。为了采用系统发育学方法来确定SARS-CoV-2与蝙蝠sarbecovirus之间的分化事件的日期,该研究用三种独立的方法对sarbecovirus 68个基因组的的对位排列后的重组区域进行了剔除。贝叶斯进化率和发散日期的估计对所有三个无重组配位都是一致的,而且对基于HCoV-OC43和MERS-CoV进化率的两种不同的先验规范也是稳健的。研究发现,SARS-CoV-2和蝙蝠sarbecovirus之间的分化日期估计为1948年(95%HPD:1879-1999)、1969年(95%HPD:1930-2000)和1982年(95%HPD:1948-2009)。文章指出,尽管自SARS以来,对sarbecovirus的特征进行了强化鉴定,但产生SARS-CoV-2的谱系在蝙蝠中数十年而不被注意,并被传染给其他宿主如穿山甲等。该文章指出,在十七年内第三种重大的冠状病毒的出现,加上高流行率和蝙蝠病毒的多样性,意味着这些病毒很可能再次跨越物种界限。 *注,本文为预印本论文手稿,是未经同行评审的初步报告,其观点仅供科研同行交流,并不是结论性内容,请使用者谨慎使用。 4.附件: 原文链接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3.30.015008v1 查看详细>>

来源:bioRxiv 点击量:6123

版权所有@2017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制作维护: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信息系统部地址: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邮政编号:10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