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临床资料

临床资料共计 421 条信息

      全选  导出

1 11月16日_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COVID-19住院患者的结果与非免疫抑制患者相似 2021-11-27

ScienceDaily网站11月16日消息称,研究人员分析了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期间222575名COVID-19成年住院患者的电子健康记录,其中有16494名(7%)患者在住院前曾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研究人员将这些药物分为了17类,并发现没有服用免疫药物与使用呼吸机的风险明显增加有关。使用呼吸机是COVID-19严重疾病的标志。该研究已发表在期刊《柳叶刀·风湿病学》上。 那些因器官移植、自身免疫性疾病、癌症和其他疾病而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人由于免疫系统被削弱,具有患COVID-19严重疾病的风险。COVID-19严重疾病对肺部和其他器官的一些损害较少来自直接的病毒损害,更多来自免疫过度激活。2020年夏天,医生开始用地塞米松等免疫抑制药物治疗COVID-19重症患者。研究发现,总体而言,与没有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COVID-19住院患者相比,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COVID-19住院患者的死亡风险并没有显著增加。此次研究共考察了303种药物,研究人员发现服用利妥昔单抗(一种针对B细胞的单克隆抗体制剂)的COVID-19住院患者的死亡风险大大增加。利妥昔单抗用于治疗严重的疾病,如癌症或对其他治疗没有反应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此次研究分析了153名服用利妥昔单抗的癌症患者和100名服用利妥昔单抗的风湿病患者。在考虑了性别、年龄、医疗条件和其他因素后,与研究中医疗条件相似的人相比,服用利妥昔单抗的癌症患者的死亡风险高出一倍多,风湿病患者的死亡风险也高出近四分之三。研究人员建议可使用利妥昔单抗的替代疗法。研究人员还发现,免疫抑制剂JAK抑制剂可将与COVID-19相关的院内死亡风险降低58%,JAK抑制剂baricitinib最近已被用于治疗COVID-19重度患者,该药物可用于治疗关节炎、炎症性肠病和其他炎症。 查看详细>>

来源:ScienceDaily 点击量:0

2 11月16日_接种疫苗六个月后针对COVID-19的免疫细胞数量保持较高水平 2021-11-27

Medicalxpress网站11月16日消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COVID-19疫苗接种者产生的CD4+T淋巴细胞,在接种六个月后仍然存在,接种后两周,其水平略有下降,但仍明显高于未接种疫苗的人。研究人员还发现,T细胞能够识别并抵御Delta变体。该研究发表在期刊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上。 研究人员从15名研究参与者(10名男性和5名女性)身上采集了三次血液,分别是:接种前、第二次疫苗接种后7至14天,以及接种后6个月。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41岁,均未感染SARS-CoV-2。 CD4+T淋巴细胞被称为辅助T细胞,在CD4+T细胞的激活下,未成熟的B细胞要么成为产生抗体的浆细胞,标记感染细胞使之从体内排出;要么成为记忆细胞,以便对未来的感染做出更快的反应。因此,CD4+T细胞反应可以用来衡量免疫系统对疫苗的反应强度和体内体液免疫的水平。研究人员发现,在接种疫苗之前,参与者体内的辅助T细胞数量极低,每百万个外周血单核细胞(PBMC)中的T细胞数为2.7个(中位数)斑点形成单位(SFUs)。在接种疫苗后7至14天,T细胞比例上升到每百万个PBMC中237个SFUs(中位数)。在接种疫苗六个月后,这一水平略有下降,中位数为每百万个PBMC中122个SFUs,但T细胞比例仍明显高于接种前。研究人员还在接种疫苗六个月后观察了CD4+T细胞识别病毒刺突蛋白的能力,结果发现,识别Delta刺突蛋白的T细胞数量与可识别原始病毒株刺突蛋白的T细胞数量没有显著差异。 这项研究的参与者数量较少,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疫苗加强剂是否增加了SARS-CoV-2特异性T细胞在血液中循环的比例。 查看详细>>

来源:Medical Xpress 点击量:0

3 11月10日_科学家分析病毒载量与COVID-19严重程度之间的关系 2021-11-21

Medicalxpress网站11月10日消息称,研究人员探索了引起感染所需的SARS-CoV-2病毒量以及病毒量与疾病严重程度之间的关系。该研究发表在《临床传染病》上。了解SARS-CoV-2如何从一个人身上传播到另一个人身上是阻止其传播的关键。该研究发现,病毒主要通过人体吸入含有病毒的颗粒(而不是通过接触表面)来传播,这些颗粒的感染能力取决于环境和吸入人的生理机能。病毒颗粒的浓度加上与这些颗粒接触的时间长度最终决定了一个人吸入的病毒浓度。 研究人员发现,病毒从一个人身上传播到另一个人身上的数量似乎不会影响疾病的严重程度。实际上,这意味着吸入更多传染性颗粒的人不一定会比吸入少量传染性颗粒的人患上更严重的疾病。然而,被感染的可能性可能会随着病毒数量的增加而增加。研究表明,一些干预措施,例如戴口罩,可以通过减少接触来降低感染病毒的风险。但是,一旦已经被感染,病毒数量并不会影响患者的疾病的严重程度。 研究人员表示,决定疾病严重程度的更重要因素是被感染的宿主以及被感染者的生理机能,被感染个体与病毒之间的关系比病毒量更能决定疾病的严重程度。 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有些COVID-19患者病得十分严重,有些人在感染病毒后却没有症状。年龄较大、男性、某些合并症和吸烟与COVID-19疾病的严重程度有关。研究人员指出,没有合并症或年龄较小并不能保证其在感染病毒后的疾病症状比较轻微,而且对于某些个体患COVID-19严重疾病或死亡风险更高的原因尚待了解。另外,研究人员表示,仍需继续调查COVID-19康复患者在疾病急性期后存在长期症状的原因。 查看详细>>

来源:Medical Xpress 点击量:0

4 11月2日_SARS-CoV-2攻击患者呼吸道和嗅觉粘膜从而导致嗅觉损害 2021-11-14

Cell于11月2日发表了马克斯·普朗克神经遗传学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的文章“Visualizing in deceased COVID-19 patients how SARS-CoV-2 attacks the respiratory and olfactory mucosae but spares the olfactory bulb”,描述了SARS-CoV-2如何攻击患者的呼吸道和嗅觉粘膜导致其嗅觉功能障碍。 文章称,嗅觉损害是COVID-19的一个常见症状,而且往往是唯一的症状。导致嗅觉功能障碍的一系列病理生物学事件的发生尚不清楚。在此,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死后外科手术程序,在内窥镜下采集呼吸道和嗅觉粘膜及整个嗅球的样本。研究的85个病例中包括感染SARS-CoV-2几天后就死亡的COVID-19患者,这使研究人员能够在病毒仍在复制的时候捕捉到它。研究人员发现,咽喉细胞是嗅觉粘膜的主要靶细胞类型。研究中并未能发现嗅觉感觉神经元被感染的证据,而且嗅球的实质部分也不受影响。因此,SARS-CoV-2似乎不是一种嗜神经病毒。研究人员推测,在COVID-19患者中,来自支持细胞的暂时性支持不足引发了暂时性的嗅觉功能障碍。嗅觉感觉神经元会受到影响而不被感染。 该研究的要点包含以下几方面: ?为COVID-19和对照组患者制定了死后外科手术程序; ?纤毛细胞是呼吸道粘膜中SARS-CoV-2的主要靶细胞类型; ?嗅觉粘膜的主要靶细胞类型是支持细胞(非神经元); ?没有证据表明嗅觉感觉神经元或嗅球实质受到感染。 查看详细>>

来源:Cell 点击量:1

版权所有@2017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制作维护: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信息系统部地址: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邮政编号:100190